1. <bdo id="ig8y6"><label id="ig8y6"><source id="ig8y6"></source></label></bdo>
    <rt id="ig8y6"><optgroup id="ig8y6"></optgroup></rt>
    <tt id="ig8y6"></tt>
    1. <rt id="ig8y6"></rt>

      1. <s id="ig8y6"></s>
        1. <rt id="ig8y6"></rt><rt id="ig8y6"><optgroup id="ig8y6"></optgroup></rt>
          <rt id="ig8y6"><optgroup id="ig8y6"></optgroup></rt>
            <rt id="ig8y6"><optgroup id="ig8y6"></optgroup></rt>
            法制網首頁>>
            建設涉外法律人才培養體系滿足國際合作需要
            發布時間:2021-03-16 09:27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陳福勇

              在當前形勢下,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重要性和緊迫性不言而喻。自改革開放以來,許多法學院校和實務部門在涉外法律人才的培養方面做了不少探索。然而,這些零散努力所取得的成效并沒有得到系統評估,對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規律性認識也沒有得到有效總結,實踐中涉外法律人才匱乏的局面一直未根本改善。

              因此,有必要全局性地考慮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突破口、核心路徑與支撐體系,從而超越應急層面進行有效布局,盡快建立成規模、成體系和可持續的涉外法律人才培養機制,從而滿足新時期大范圍、深層次開展國際交往與合作的需要。

            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突破口

              對外交往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各方是否了解對方行事的理念與思維模式,并進行知己知彼、進退有度的溝通。因此,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重點在于突破自身固有的思維模式與理念,提升認知和思維水平。將學習國際商業法律的核心學科作為培養涉外法律人才的突破口,更符合人才培養規律并更能滿足現實的需要,具體體現如下:

              能夠事半功倍地實現人才培養效果?,F代國際商業法律極其復雜和精細,邏輯性、思辨性與對抗性非常強,是提高思維水平的最佳學習和訓練素材。同時,在商業發達的社會,商業法律所構建的規則與理念滲透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植根于每個社會參與人士的腦海中。英美等西方國家在政治、外交中采用的手段、策略與其企業參與國際商業活動的行事作風往往具有共通之處。學好國際商業法律的核心學科,系統掌握基礎規則和理念,相當于抓住了“牛鼻子”,有利于從基本思維模式上全方位了解和掌握西方社會制度的運行實踐與規律,達到事半功倍的人才培養效果。無論將來從事哪個領域的工作,只需要再了解該領域的獨特之處即可,而非在缺乏基礎認知體系的情況下學習零散的知識,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無法思路清晰地解決層出不窮的具體問題。

              能夠最大限度滿足涉外人才需求缺口。商業是最活躍的對外交往領域,是和平時期財富與利益轉移的重要渠道,也是“弱肉強食”表現得最為明顯的領域。一個國家需要大量的國際商業人才參與到沒有硝煙的國際商戰中來維護自身利益。從目前我國參與國際商事活動的深度與廣度來看,國際商業法律人才的需求缺口最大?;厮輰徱暼魏我粋€商業糾紛,早在進行商業談判時,如果雙方對商業法律的理解與掌握水平存在差異,“陷阱”很可能就已經埋下。在隨后合同的訂立與履行中,水平較差的一方會一步步“被吃掉”,最后的輸贏結果都在意料之中。所以,要想在一個國際交易中取得有利地位并在發生爭議后確保自身權益得以維護,不能僅靠法律崗位的人士在個別環節發揮作用,而是需要每一位參與國際商業的人士都具有必要的國際商業法律理念與知識儲備,在各個環節都做好預防、控制風險、步步為營。就此而言,涉外領域對受過國際商業法律訓練的人才的需求遠不限于法律崗位。讓盡可能多的受過國際商業法律訓練的人才在對外交往的各行各業充分發揮作用,是全面提升中國對外交往的形象與水平的基礎保障。

            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核心路徑

              國際商業法律包含的內容十分豐富,涉及所有的商業領域。每一個領域的法律都因為行業不同而具有特別之處,全部學習與了解幾無可能,更不要說精通。從建立思維模式與理念的視角出發,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核心路徑在于系統學習國際商業法律的基礎與核心學科,包括合同法(特別是英國合同法)、證據法與爭議解決的程序法,從而了解支撐整個西方社會運行體系的規則與理念。這三門法律貫穿所有領域,無論從事什么業務的企業在國際商業交往中都會遇到。很多知名國際仲裁員僅靠這三門法律的扎實基礎便有能力接受幾乎所有不同商業領域案件的委任,也是同樣的道理。

              合同法(特別是英國合同法)。合同是建立商業關系的基礎,也是商業交易的載體。合同訂立得好與壞以及對其中條款的理解與履行恰當與否,直接決定了商業交易的成敗。合同法為所有合同的訂立、變更、解釋、履行、救濟等建立了一套普適性的規則。這套規則在英國法中被描述為“有組織的常識”,是西方公司從事商業活動所必須掌握的。由于英國是商業最早開始發達的國家,國際上現行的很多商業規則都是以英國合同法為基礎發展而來,國際貿易、國際投資、國際工程等領域中大量合同文本明顯受到英國合同法的影響。因此,英國合同法的理念與規則深植于國際商業交往中。學習英國合同法就是追根溯源、從精髓層面去了解與學習國際商業規則。西方真正掌握合同法精髓的一方往往是利用合同法規則將自身置于有利地位的前提下再去要求對方嚴格遵守與履行合同。目前中國企業在國際商事仲裁或訴訟中經常處于不利地位,敗訴比例甚高,其重要原因就是中方對合同規則的理解和運用與國際理念及實踐存在很大偏差。

              證據法。雙方的商業關系一旦破裂需要進行訴訟或仲裁,證據就是這場法律戰的“武器”。同時,一些國家政府對商業機構進行監管、作出懲罰的依據也是能夠證明商業機構存在違規操作的各種證據。這便體現出證據規則的重要性。普通法背景下的爭議解決程序遵循著一套證據進攻與防守的“游戲規則”。證據的進攻就是如何發掘對對方不利的證據,而證據的防守則是保護對己方不利的證據免于披露。這就要求一線人士在前期的商業交往中注意保留齊備對己方有利的證據,而對己方不利的文件則通過律師設立特免權以保證在將來的爭議解決程序中免于被披露,必要時還要通過證據開示等法律允許的搜證手段從對方或第三人處強制獲取對己方有利的證據。這些對證據的處理方式與中國現行法律制度差異十分明顯。中方因為不熟悉這套規則導致敗訴等不利結果時,往往沒有意識到問題之所在,只是簡單怪外國裁判者對中方有偏見。

              爭議解決的程序法。投資和貿易必然會伴隨糾紛。國際商事仲裁是最為主要的商事爭議解決手段,其程序深受普通法“對抗制”的影響?!皩怪啤钡木柙谟?,當事人的程序權利和實體權利需要自己去爭取與保護,仲裁員只是中立的旁觀者和雙方意見不一致時才發揮作用的裁判者,會盡量少干擾與介入雙方的爭議解決程序。這就要求當事人非常熟悉程序,知道自己的權利與責任,能靈活運用程序,與對方進行平等博弈。這對于習慣了“詢問制”和以法官為主導的爭議解決程序的中方當事人非常不利。實踐中,中方當事人及其律師在缺乏裁判者主導程序的情況下,往往表現得不知所措,“該堅持的不堅持,不該堅持的卻浪費金錢與時間去堅持”,更不要說靈活利用程序維護自身權益或給對方施加壓力了。此外,國際仲裁不僅運用于處理商業案件,也運用于處理國際體育、國際領土等糾紛。因各類國際仲裁的基礎理念一致,且商業案件的復雜程度通常遠遠高于國際體育等糾紛,如具備處理國際商事仲裁的能力,其他領域的仲裁也可以應對自如。

            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體系建設

              涉外法律人才培養是一項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業,一方面要把握正確方向,從學習最核心的內容入手;另一方面也要有意識地為涉外法律人才提供磨練機會,促使其在實踐中快速成長。為確保涉外法律人才培養的針對性與高效性,有必要建立制度體系,通過系統安排形成人才培養的優勢,促使涉外商業法律領域人才輩出。

              從教育主管部門層面,建議在高校設立試點,有針對性地將三門基礎課程作為法科學生或商科學生的重要選修課目,編撰成體系的教材;構建適當的激勵機制吸納一線實務專家作為授課老師。一方面讓學生接觸實務中真正有用的知識;另一方面促使實務專家通過系統性的備課,融會貫通地將理論與實務技能和經驗進行總結、分享與傳承,加快相關領域的專業積累,讓一些目前看似“高精尖”的知識和技能逐步變為常識。每年組織相關課程的教學研討會,邀請全國高校組織開設相關課程的老師分享經驗和吸取教訓,不斷改進教學效果。

              從司法行政主管部門層面,建議嘗試、總結和推廣由中國企業先尋找中國律師,然后再通過中國律師尋找外國律師組成法律團隊以應對國際業務的模式。這對中國的法律從業者來說,是在實務中快速向外國同行汲取經驗從而快速成長的絕佳機會。要求各律協把三門基礎學科列入日常培訓的重要內容,培養一批系統掌握國際商業規則的涉外法律業務的從業者。目前相當部分中國的法律從業者因為沒有系統掌握國際商業規則,即便中國企業把機會給這些律師,他們往往也不能充分把握機會,在實務中僅扮演著業務中介與翻譯的角色,因此有必要通過系統培訓,提升中國律師實際參與國際業務的能力。

              從企業及其主管部門層面,建議對于接觸涉外工作的崗位人員聘任,應盡量優先選擇在學校學習過三門涉外基礎法律課程并取得良好成績的學生;對于企業領導,可組織進行系統性的商業法律規則培訓,并將參加這些培訓的時間與成果作為年度考核的指標之一。

             ?。ㄗ髡呦当本┲俨梦瘑T會/北京國際仲裁中心副秘書長)

            責任編輯:武卓立
            99久久免费国产精品,99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99久热国产精品视频